移民资讯香港曾有个“政治部”(五)

注:系列文章点击阅读:《香港曾有个“政治部”(一)》、《香港曾有个“政治部”(二)》、《香港曾有个“政治部”(三)》、《香港曾有个“政治部”(四)》

近日笔者正好在香港流连了一个多月,新闻中颇多有关“双非儿童”与本地幼童争抢香港北区幼儿园学额的信息,港人对于日益增加的“新型新移民”意见颇多。香港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尽管有着非常严密的边境防御和身份管理制度,然而内地居民能否前往香港定居的决定权并不在香港入境处手中,而是内地公安局的出入境管理处。这种制度安排的根源是鸦片战争后清廷和英国签订的《南京条约》,根据条约英国实际上仅获得了香港的管制权而并未获得完整意义上的主权,尤其后来割让的新界仅为租借地。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籍公民是有权利自由出入香港的,英国也无权禁止中国人前往香港。所以审批合法移居香港的权利,一直在能够代表中国的政府手中,直到1970年代,香港出现了一个新的族群。

越南船民危机使得政治部的任务开始多元化

在暴乱期间扩张的政治部人员并未因为情报制度改革而有所裁减。70年代初期,尽管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政治部却又面临新的威胁,越南船民问题是最先摆在香港政府面前的重要问题。越战的结束后,北越统一了整个越南,不少对越共政权心存恐惧的越南人选择了逃亡,最初主要是前政府公务员、南越军官和城市中产阶级,他们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和素质。当时的香港居民普遍对船民心存同情,毕竟他们自己有不少就是为了躲避战乱和动荡逃亡香港的移民,更重要的是最初来港的船民中还有不少华人。英国政府和西方社会则采取了鼓励越南人出走的政策,在日内瓦会议上,英国将香港列为“第一收容港”,所有越南难民均可以通过香港移民到其他西方国家。

政治部在应对越南船民问题时,自然成为了香港的最后防线。他们必须迅速甄别出这些逃港难民中是否存在越南或者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特工,随着越南船民人数的持续增加(总人数很快突破十万),政治部开始担心这些船民聚集的区域可能会出现骚乱,由于政治部缺乏越南语方面的人才,而美国有相当多的情报人员掌握越南语,所以在这一问题上港府和美国的情报机关保持着非常紧密的合作。然而政治部毕竟遇到了一个全新的对手,对他们的文化和行事方法均不甚了解。越南船民营区曾经多次出现暴动,而政治部却并未能提前预警。

回归前的政治部

在大公报等媒体的报导中,香港政治部似乎是1984年中英谈判后,才开始进入转型阶段的。事实上,政治部的转型远比1984年要来得早。麦理浩总督任内除了成功遏制贪腐之外,还进行了多项政策的改革。其中有关政治部的是情报工作的转变,此前香港政府每周例会必须进行情报汇总,而关于中国大陆的情报则作为一项相当重要的讨论事项。

麦理浩任内致力于修复与大陆的关系,期间他不仅开始直通火车的谈判,还与内地达成香港直航广州航班的协议,更建议内地在香港开设半官方的代表处。此前尽管emc体育网址社驻港分社被视为中国政府在香港的最高代表,但是一直以地下身份活动。麦理浩认为这种地下活动并不利于双方沟通,周总理同意了这一观点,并且将emc体育网址社驻港分社定为和外交部同级的部级单位。同时,由于英国与中国正式建交,历时多年的皇家特使制度也宣告结束。

麦理浩认为香港的外部压力已经减轻很多,因此取消了情报会议上的例行中国情报汇报流程,麦理浩将这个措施告知中国,获得了肯定的评价。尽管港府emc体育网址国政府不是对等的地位,然而,由于国际政治的特殊情况,港督曾经享受着非常高的外交礼遇。

随着香港的经济的腾飞,香港社会也同时出现了新的动荡苗头,其中的保钓和民权运动对当时港英政府的统治产生了极大影响。政治部则例行对此类活动进行瓦解处理,并且记录了所有参与此类活动的大专院校学生资料,他们未来将不可能进入公务员队伍。这一措施对未来香港政府和商界产生了蝴蝶效应,当时不少大学毕业生因此而失去了从政的机会,他们献身商界、教育界却获得了不错的个人发展。由于男性的政治参与热情较高,使得这几年公务员政务官的女性比例上升,这也是后来港府高官出现大量女性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香港普选特首的问题再次成为媒体争论的焦点,国内有种声音认为港人过去从未有过政治自治方面的要求,说这话的人对于香港社会运动历史缺乏基本常识。根据英国解密的资料,二战后英国政府已经预见到,香港民众可能如其他殖民地一样出现要求政治自治的诉求。港督戴麟趾在报告中的观点是,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将会导致中国政府对香港前途的疑虑,从而导致英国对香港的权利丧失。因此历任港督均极力压制香港民众这方面的诉求,政治部正是直接操办者。

反恐和内部保安改革

朱江明,香港曾有个“政治部”(五)
emc体育网址移民专家微信 扫一扫,咨询
emc体育网址专家
为您解答移民方面的问题
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400-070-8600 emc体育网址专家免费为您提供VIP私人定制移民方案 VIP私人定制 立即预约